Reuenthal

一朵玫瑰就是一朵玫瑰就是一朵玫瑰。

孩子

孩子们!

孩子们!

过来,过来听听保卫者的布道:

在义理中,你应当作为一堵柏林墙,

舍身阻挡两边向对方驶去的

那唾骂的火矢。

然后屏息静待,

他和她撕烂唱诗班的乐谱,向世界拔枪。

心口淌血,眼裂上盛开金莲。

理智崩塌,情感湮灭,知觉死亡。

那是你生而为人的勋章。

死去的

一颗太阳,我拆吃入腹。

而列车冷面飞离轨道,它像

不计时间的死亡证明。

有泥土吸进我的肺里,

背后粘着寿衣,

没有棺椁,没有哭泣——

有一条简短的五字讣告张贴在社交网络里

“今天它死了!”

死寂、死寂,我脸上

栖息着雏菊。

而玫瑰来年当再被种植,

根系没入土壤,

蚕食亡者枯萎的尸体。